敖包:是蒙古語,又稱作"腦包",翻譯成漢語是"堆子"的意思,是由人工規程起來的是石頭堆或土堆,通常設在山頂或丘陵之上,是圓錐形的實心塔.敖包的歷史由來已久,早在原始先民時期,原始人群第一每當獲取巨獸等獵牧,歡呼雀路之余常常在山顛壘石為包,以示紀念,并以此作為指示方向的樗.當時原始人群已經有了地域的觀念,久而久之,就把原本是用來辨別方向,指示道路的敖包山賦予了標明領土界限的作用.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,蒙古族牧民產生了原始的宗教信仰,圖騰和崇拜,這就是萬物有靈的觀念,包括日月和山川,甚至一棵大樹,一塊巨石.在他們的原始信仰中,高大的雄偉的山體,就有通往天堂極樂世界的道路,高山又是幻想中的神靈居住的地方,從而頂禮膜拜,因此各地牧民便紛紛以祭祀敖包的形式,表達對高山的崇拜和對神靈的祈禱.

  十三世紀初,成吉思汗鐵木真發動了統一蒙古草原戰爭,不斷與蒙古諸部重點,在茫茫的在草原上,鐵木真發動了統一蒙古草原的戰爭,不斷與蒙古諸部征戰,在茫茫的草原上,鐵木真每征服一個部落,總在征服地的高處壘起土堆或石塊壘砌石堆,插上旗幟作為村志,意味著這是他征服的領地.因為征服的令地在不斷擴大,所以敖包也就意味著這是他征服的領地.因為征服的領地在不斷的擴大,所以敖包也就越堆越多,有關學者認為,除了標志自己征服的領地之外,還因為成吉思汗懷念自己曾經避難的而爾罕山當中,躲過大兵搜索,薩滿巫師認為這是布爾汗山救了他的性命.

  蒙元時期,隨著蒙古帝國土地的不斷擴大,很多宗教紛紛傳入草原外來宗教的傳入,更把敖包山的祭祀列入重要的宗教儀式,敖包也就成了祭祀山神和路神的地方.

  敖包通常建在高山,丘陵森林草原江河湖泊以及交通要沖等蒙古族認為的神圣之地,敖包的建造形式一般多為三層重疊型的實心塔.各地的敖包在建筑形制上也不盡相同,數目也不統一,有單獨一個敖包的,也有以一敖包為心,周圍有數目不等的小敖包的組成"敖包群'.在蒙古草原中最為常見的是單獨一個敖包的,此外還有三個敖包的建筑,三個敖包分別代表著--天地人,而七個敖包的建筑群也經常出現,中間一個最大,兩側各建有三個小敖包,這七個敖包則分別代表著"七曜之神"-----日月金木水火和土,敖包的最高形制當為十三敖包群,以中間的大敖包為主體,兩側各建有七個小敖包,或以中間的大敖包為主體,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建有三個小敖包,這些通常都稱謂十三敖包群,中間的敖包代表"浩日穆斯特騰格爾",是天之長者,其余十二個側代表著他的護法.敖包頂端插有旗桿,從旗桿上垂下數條經旗,旗桿周圍插有大量樹枝,樹枝上掛滿五顏六色的布條和哈達,微風吹過布條和哈達嘩嘩作響,顯示出敖包的莊嚴和神秘.

  歷史上敖包有盟,旗,蘇木敖包之分,也有部落,氏族和家庭敖包之分,由于他們各自的來歷和性質不同,祭祀的日期,供品,規模和組織也不盡相同.事實上敖包是游牧民族源于對自然崇拜的產物,在民族的進貨當中,人類的生產力水平較低,產生了對自然的崇拜,蒙古族"向天神求雨,向地神求草",敖包則兼備了這兩種功用,無疑就成為了草原的保護神.所以祭祀的時間各方法也就大同小異了.通常是農歷的五月十三日,而這一天也恰恰是農區的求雨日,也正符合了關公磨成的傳說.祭敖包的供品也在不斷變化,早在匈奴時期,北方少數民族祭祀敖包是"刀劈馬面沖血祭'蒙古族先民沿用了這種儀式 ,喇嘛教傳進草原之后,喇嘛認為,馬是蒙古民族的重要交通工具,殺馬祭祀敖包未免有些殘忍,就建議改烤全羊作為祭品并由喇嘛誦經等方式來祭祀敖包.

  祭祀敖包是當地牧民的大事,祭祀的當天,在日出前出發,牧民空上新衣服,有的騎馬,有的坐車,帶上樹枝和供品,從四面八方趕到敖包,把樹枝插在敖包上,樹枝上掛滿五顏六色的寫滿經文的紙旗,布條或哈達,將敖包裝飾一新.然后在敖包前的供桌上供奉全羊,馬奶酒,黃油和奶酪.首先由喇嘛育專用的經文,喇嘛誦專用的經文,喇嘛燃起松柏枝和香火,進行煙祭,這時鼓聲大作,號角齊鳴,法鈴齊響,參加祭祀的人向敖包施三拜見九扣的大禮.祈禱草原風調雨順,牛羊肥壯,人畜平安.然后以正祭臺方向為起點圍繞敖包順時針轉三圈,把供品象征性灑在敖包上,最后眾人雙手舉起哈達,食品等物品,隨著喇嘛呼喊"呼瑞呼瑞",進行招福致祥的儀式.儀式結束后人們就進入自由歡愉的時刻,不僅要舉行著名的蒙古族男兒三藝比賽-----賽馬射箭和摔跤,而且還要引吭高歌,翩翩起舞,飽餐貢品,開懷暢飲.

  祭祀敖包的儀式很多,一般有四種:血祭,酒祭,火祭,玉祭.

  古代牧民把自己賴以生存的犧牲,看成天地所賜,所以宰殺牛羊向敖包獻牧畜,這叫"血祭".
把鮮奶,奶油,奶酒一滴一滴灑在敖包前,祈求平安幸福,這叫"酒祭".

  蒙古民族認為火是最潔凈的,用火可以驅邪逐惡.他們在敖包前燃燒一大堆樹枝或牛糞,各哀悼走近火邊,供上祭品,并把肉食,奶食象征性地投入火中,火燒得越旺越好,這叫"火祭".

  玉祭是用玉石,珠寶做供品.因為玉石,珠寶十分昂貴,后來就沒有人再用玉祭了,而通常人用簡單易移的石塊,也有用硬幣或紙幣代替的.

  祭祀敖包,已經不僅僅是宗教意識,而且已經成為文化現象,廣大蒙古族牧民通過祭祀敖包,進行大規模的集會,開展各種文體活動和物資交流,具有綜合性的節日氣氛.